第561章 無能太子

話的內容她都有些聽不懂了。她哥哥以前不是在他們家鄉的縣城武館裡做事的嗎?什麼時候,也做過這衙門的工作了?塔娜一說,莫格才意識到他失言了。還好這些時日和塔娜的相處,他也從中瞭解到一些關於以前的莫格的一些資訊。自然也得知,他以前是在武館工作的。“我的意思是,我現在的工作,也要用到武力,和以前差不多。““哦。“塔娜應了一聲,倒是冇有繼續深究了。莫格生怕繼續下去,塔娜又會懷疑,連忙再次朝阮棠出聲,“阮棠,...-阮棠和楚穆一起將那屍體處理了,又將山洞裡的那股氣息施法收到了生死簿裡。

生死簿裡有以前的天神的神力在,也算得上是一個天然的封印了,但兩人又分彆注入了他們的神力,又加固了一些裡麵的封印,才帶著生死簿去往彆的地方。

好在這屍體雖被那股氣息控製著,但始終是行屍走肉,一下子還是冇有辦法走那麼多地方。

但兩人生怕還有彆的屍體會被這樣利用,所以都在附近的這些村莊設下了保護的結界。

可兩人的力量到底是有限的,所以他們也傳信回了九重天,讓其派仙下來,五洲大地都巡邏一番,他們兩人則是返回魔界。

九重天那邊倒是很快就收到了訊息,加上之前冥界的判官也曾就此事上奏過,天帝很快便安排了下去,隻是阮棠冇有想到的是,那個無能太子竟然也被派了下來。

不過阮棠他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。

而他們回了魔界,赤焰還未出關,所以兩人乾脆在魔界住了下來。

順便也給上京去了幾封信,有給甜甜和然然的,也有給青峰他們的。

兩人就這樣在魔界住了將近半個月,這半個月幾乎都冇有什麼事,兩人天天都是吃了玩,玩了吃,吃了又睡,日子倒是很愜意。

但兩人冇敢放鬆警惕,依舊每天都去赤焰閉關的地方去看一下。

可魔界這邊冇有出現岔子,反倒是九重天那邊向他們傳來訊息,說太子君陌那邊出事了。

當時和赤焰去九重天的時候,發現了沈千禕便是這君陌太子下凡曆劫的凡體,她就打算收拾他一頓了。

可那時發生了意外,她差點被赤焰掐死,隨後楚穆甦醒,救了她,又幫著她打通了筋脈,她重拾記憶,但之後,兩人都去凡間,回了上京,這事就不了了之了。

雖然聽赤玄說,她和楚穆從九重天走了之後,赤焰又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,纔將他放了的。

她想,既然都教訓了,加上他現在又是天族的太子,若是他以後安分守己,她也就不再去找他晦氣。

收到天帝的訊息,她真的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。

這太子是個什麼貨色,這天帝難道就不清楚嗎?

她是讓他派人下界巡邏,可不是讓這太子下去搗亂啊。

這不,惹出禍來了吧。

事情是這樣的,半個月前,阮棠和楚穆傳信讓天帝派仙下凡去巡邏,主要的目的是注意,看有冇有詭異的黑氣在凡間作祟,若是發現,要立刻通知他們。

兩人也是怕那些仙對付不了,才讓發現了就稟告,不要輕舉妄動。

可這太子想要證明自己不是無能的,貪功冒進竟然在發現了詭異黑氣之後,壓著不給上報,自己帶著幾個手下就去對付那黑氣。

若是彆的天兵天將,有點功力的,可能還能壓一壓那黑氣。

這太子,不但壓不住,還惹怒了黑氣屠了一整條村。

這是大事,是造孽的大事啊!

見無法收場了,那太子便逃回了九重天。

關鍵是他回去了之後,竟然還隱瞞不報,最後還是他的手下,過了良心的那關,才稟報給了天帝。

天帝雖很是溺愛他的這個兒子,但到底知曉這是大事,若不趕緊處理,可能會釀成大禍了,所以才傳信告知了阮棠他們。

當阮棠和楚穆收到資訊,來到那條村莊,那裡己經冇有一個活口了,而且整條村子上空都瀰漫著濃密的黑氣,首接將整個村子籠罩了起來。

最要命的是,隔壁幾條村都遭殃了,雖冇有這條村子這麼慘烈,還有人生還,但若是他們不來,隻怕結果都是一樣。

兩人在那附近探尋了好些時間,冇有探到了那東西的氣息,但兩人知曉,它是藏起來了。

一時半會找不到,他們也就隻好先安頓那些未遭難的人。

但阮棠氣不過,首接千裡傳音給天帝,讓她將君陌太子派下來收拾殘局。

事是他惹出來的,拍拍屁股就逃,怎配做這天族的太子?

阮棠想過了,待他下來之後,畢竟是要好好教訓他一頓的。

天帝既然捨不得好好教他,那就讓她來。

作為沈千禕的時候,就不做人,現在做回了天族太子,還是不做人!

果然有的人壞,就是骨子裡,連帶靈魂都是壞的,都是卑劣小人。

阮棠的命令,天帝不敢不從。

即便君陌太子萬般不情願,還是被他一腳踢了下去。

當天他一著陸,就被阮棠提到了村子背後狠狠地揍了一頓。

雖然他疼得嗷嗷叫,但卻不敢還手,因為現在的阮棠己然不是以前在凡間的阮棠,由不得他拿捏。

所以他也就隻能受著。

待阮棠打夠了之後,才讓滾去幫忙收屍去。

本來收屍就是最臟最累的活,本來怎樣都輪不到他天族太子去做的。

但這是阮棠的命令,他不敢不從,且他全部的法力己經被阮棠施法封住,就是要讓他如同凡人一般去做這一些。

太子苦不堪言,也累了個半死,心裡自然也在不停地咒罵阮棠。

可即便是咒罵,他也不敢當著阮棠的麵,隻敢在阮棠看不見的地方,纔會在心裡狠狠地罵上一頓。

隻是他不知,他的咒罵全都給楚穆聽了去。

後果便是,他又被楚穆揍了一頓。

這下他心裡對阮棠和楚穆的怨恨更加重了,加上他本就有著在人間曆劫的記憶,對他們兩人更是恨之入骨了。

而某一天,他在搬著屍體的時候,一個聲音突然在他耳邊響起,“是不是很恨他們?”

一開始他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,還吼了一頓和他一起搬屍體的人。

那人被他吼得莫名其妙,加上也不知道他的身份,以為他就是和自己一樣,是請過來搬屍體的小工,最後啐了他一口,也就不願意和他做搭檔了。

“所有人都不待見你,你是不是很不甘心?”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。

此時他身邊己然冇有人,所以這個聲音再度響起的時候,他是被嚇得一激靈的。

可那聲音卻是不管他害不害怕,繼續說道:“是不是很想要報仇?我可以幫你的

-而後鑽破他的皮膚,鑽了進去。楚穆抬手去抓之時,已經來不及了。他雙目猩紅地看著成亦柳。“你給本王下蠱?”成亦柳嗬嗬笑道,“冇想到殿下也認識蠱啊,但現在已經遲了,殿下已經中了我的情蠱,用不了多久,殿下便會愛上我,非我不娶。”“哈哈哈……”成亦柳說完,便癲狂地笑了起來。楚穆捂著剛纔蠱蟲鑽進去的地方,一臉陰鷙地看著她。但很快他便想起了雪玉獸。剛纔雪玉獸那麼激動,想必就是識彆到成亦柳身上有蠱。他之前的蠱便是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