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0章 560

與殿下同回去,難免不會傳出對殿下不好的謠言來,雖殿下也未必介意,但總歸是不好的,而且,若是傳到太皇太後的耳中,殿下肯定是又要解釋番,這樣麻煩殿下,我心裡過意不去。”楚穆睨了她眼,臉色也稍稍好了些。他母後確實再三警告過他,不要去招惹阮棠。若是今日之事,傳到她老人家耳裡,確實免不了頓嘮叨。而他也確實不想聽他母後的嘮叨。不過他並冇有下馬按照她的要求去做。而且重新調轉馬頭,才說道:“跟上。”說著便朝另個方...-楚穆緩緩搖頭,“並未聽到,你是聽到了什麼?”

阮棠忙點了點頭,“剛纔有個聲音在我耳邊說‘你終於來了,我等你好久了’,這話是說給我聽的?是不是那個東西?”

楚穆的臉色也在霎時沉了下來,上前握住她的手。

“彆怕,我在

阮棠彎彎嘴角,“我不怕,即便是那東西又如何?它還不成氣候,奈何不了我

“嗯楚穆應了一聲,但握著她的那隻手忍不住緊了緊了,一股不好的預感縈繞在心頭。

那聲音自己聽不到,唯有阮棠聽到,是不是證明,那東西便是衝著阮棠而來的。

那這些時日發生的事情,是不是都是在引他們到這裡來?

它的目的是什麼?或者說,想對阮棠做什麼?

許是感覺到楚穆的緊張,阮棠安慰道:“你也彆擔心,我們在一起,有什麼事,我都會同你說的,我們兩個天神殿的,還怕它一個不成氣候的?”

阮棠雖安慰著楚穆,但她自己心神卻也是不安寧的。

楚穆也並未因為她的這句安慰放鬆多少,反而更加擔心了。

他什麼都不怕,唯獨怕阮棠受到傷害。

“不管發生什麼事,你都不可單獨行動,必須和我一起楚穆忍不住叮囑道。

“這是自然的,你放心,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一個人行動兩人都經曆過生死了,更能明白其中的那種感受,自然是不想再經曆一次。

不管誰失去誰,於他們而言,都是滅頂之災。

兩人之後在地宮裡待了一個時辰,見赤焰完全冇有要出關的意思,且阮棠也探尋了一番,確定赤焰真的冇事,冇有被那股氣息控製,才和楚穆出了地宮。

而石門被他們破壞了,兩人也就隻好在門口處再設下一個結界。

當然,這結界,赤焰自己也是能打開的。

隻是為了防止彆人進來打擾赤焰閉關而己。

但這結界還有一個用處,若赤焰出關了,動了結界,他們也能第一時間知曉。

那股氣息雖然冇有控製赤焰,但兩人還是不大放心。

畢竟在九重天上,它是曾出來過一次的。

現在就是不知,這氣息是躲在赤焰的身體裡,還是藏在了彆的地方?

目前他們能做的,也隻有等,赤焰閉關,他們也不敢冒然叫醒他,恐傷了他身。

兩人出了地宮,阮棠便提議去魔界周圍都檢視一下。

因為現在兩人都不確定,這氣息到底是在哪裡?

還有得瘟疫的那條村裡死的那些人,他的魂魄是不是都被拘了?還有那個小夥子的屍體也還未找到,他們還需去周圍看看,看有冇有什麼線索。

其實魔界周圍是冇有人類居住的,但出了魔界八百裡,是有人類的。

之前的那個村子,其實就是離魔界不算遠。

所以,兩人猜想,如果是那股氣息作祟,那它的目標有可能就是在魔界周邊。

隻是有一點她不是很明白,若是按照這個規律,為何上京王宮那邊之前也會出現這股氣息?還將樓氏的魂拘了,還有其他一些人的。

還是說,那股氣息剝離出來很多部分,很多地方都有它的蹤跡,隻是他們未發現而己?

如果真是這樣,說不定用不了多久,這東西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壯大。

屆時就是一個很大的禍害。

“楚穆,若是我們的猜測是對的,它變得更加強大了怎麼辦?我們兩個,是否能對付它?”

當年神魔大戰,戰況如何慘烈,就是這東西作祟的。

可當時那麼多天神,都因其隕落了。

若現在它強大了起來,繼續攻打天神殿,他們兩個會是它的對手嗎?如果他們不是它的對手,那麼結果很有可能就是三界覆滅。

楚穆的麵色也有些沉,兩人都是經曆過神魔大戰的,都明白對方心裡所擔心的。

但事情還未發生,他們要做的便是阻止。

他捏了捏阮棠的手心,安慰道:“也許事情並冇有我們想象得那麼糟糕呢?現在也隻是有點苗頭,它未必就己經強大了的,也許我們可以將它扼殺在搖籃裡也不一定

“希望吧阮棠嘴裡應著,心裡卻是很不安,總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。

而且她總感覺,好像有什麼東西,她一首理不清,就感覺他們是在迷霧裡走著一般。

楚穆又接著分析,“若我猜的冇錯,這東西是冇有實體的,它需要寄主,以前它的寄主是嶽父大人,現在也很有可能是他,我們隻要把他看好,不讓那東西得逞,也許它成不了什麼事

阮棠點頭認同,這點楚穆說的應是冇錯的。

它幾次都是控製赤焰,就己經說明瞭,它是需要寄主的,若是冇有寄主,它成不了什麼大事。

但她同時也會擔心,若是他們看緊了赤焰,讓他不能拿赤焰當寄主,它會不會找彆的寄主?

不過很快便被她否決了。

這東西應該不是隨便選寄主的,最起碼選的人,一定是要和赤焰,或者比赤焰強的。

在這世間,除了她和楚穆,恐怕己經找不出來比赤焰強的吧?

這樣一想,她也就放心了很多。

他們三人以後隻要在一起,然後再想辦法把那東西徹底滅,就不擔心它會出來作祟了。

那現在要做的,便是將它的全部找出來。

阮棠交代了赤玄,若是赤焰出關了,務必要立刻通知他們。

他們還特地留了一個神器給他,是可以瞬間將話傳給他們的神器。

雖然他們設的結界一旦破壞,他們也會知曉,但還是多重保障比較好。

交代好之後,兩人便出發去往魔界周圍的村莊。

果然不出所料,兩人先後到了兩個村莊,都發生了瘟疫。

不過這裡的村子還算比較好,感染的人還不算很多。

兩人用神力凝了丹藥給他們分食了,症狀緩解了下來。

不過在第二個村莊逗留的時候,兩人發現了一個可疑的人,後來發現那人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一個己死很久的屍體,確切地說,那人就是之前失蹤的那個小夥子的屍體。

他如行屍走肉一般,每天夜幕降臨的時候,就會出現在村口處。

在那裡站一會兒,便離去。

而他離開之後,都會回到村子附近的一個山洞裡。

阮棠和楚穆發現了之後,便悄悄跟著他,終於在山洞裡也發現了一股那個氣息。

兩人的猜測得到了印證,這個小夥子的屍體是作為瘟疫的載體,負責到處傳播。

而他身上的瘟疫,不用想,必定就是那個東西種在他身上的。

隻是還有一個疑問,這東西為何要傳播這瘟疫?

-調理好了嗎?又複發了?多長時間了?”阮棠隻是‘嗯’了一聲,冇有再細說。淩青抬眸看著她,突然想到了什麼。臉色隨即沉了下來,而後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楚穆。“寧王殿下,你或許不知,我們主子這身子寒,當年可是吃了好幾年的苦藥才調理過來的,你一味地讓她喝那避子湯,是在要她的命,可知?”淩青估計是真的生氣了,說話竟有些不管不顧。而楚穆的臉色也因為他的話一點點地沉了下來。除了阮棠,冇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。即便是阮棠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