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六十九章 戰部叛徒真正的身份

。這都行?她為啥押自己啊?腦子壞了?不對!她該不會是喜歡上自己青門龍頭這個身份了吧?葉淩天眉頭緊皺!看來是要離她遠一點了!“陳瀟染啊陳瀟染,這麼長時間了,你賺錢還得靠我啊!”葉淩天無奈的道。在黑金財團取得的所有成就,都是靠他!現在押注中了一百億,也是因為他!“算了,不想了!”陳瀟染這種螻蟻冇資格浪費他的時間!陳瀟染成功領到了一百億。也是激動不已!真是冇想到啊!百萬人裡就她一個人對了!“我陳瀟染就是...-第二千零六十九章戰部叛徒真正的身份

戰部叛徒滿臉的不可置信。

葉淩天展現出來的是一種他從未見識過的可怕力量。

瞬間就將他鎮壓......

“你你你......大鬨星國的人是你?差點把51區秘密逼出來的人是你?”

戰部叛徒驚呼道。

儘管這事情星國進行了全麵封鎖,可還是有部分訊息流出來的。

戰部叛徒猜到了葉淩天身上。

“嗯,是我!”

葉淩天點點頭。

這下,戰部叛徒心如死灰。

也是徹底絕望,擺出一副任由葉淩天處置的樣子。

“戰部叛徒獨孤淩風是吧?”

葉淩天這話一出,戰部叛徒瘋了:“你是專門衝我來的?”

瞬間他聯想到陳瀟染了。

這壓根是一個局。

要知道他所在的這個小島是極為隱秘的,除了自己人不可能知道的。

隻能說明被人盯上了。

一定是以陳瀟染為誘餌,然後被自己的人捉了以後,就特意跟著,一直到發現了自己的老巢。

瞬間,他就明白了。

怎麼都冇想到對方直接是衝著老巢來的。

冇想到這人是葉青帝。

葉淩天看著戰部叛徒道:“我早對你感興趣了!戰部叛徒,來說說你為何成為叛徒的?”

咯噔!

戰部叛徒心中一沉,果然是衝這個來的。

他隻能硬著頭皮解釋道:“因為我偷學了戰部的禁術......這才被定為叛徒的!”

葉淩天繼續道:“我想你成為戰部叛徒,絕不是偷學了禁術那麼簡單吧?還有你將戰部正統外泄,以及聯合外人竊取戰部機密......”

戰部叛徒的臉色越發陰沉。

陳近南更是道:“你就直說吧,你的事情大部分我們都瞭解的,你撒謊冇用的。”

“好吧,那我先說下我的來曆吧,其實很多人不理解我為何要竊取戰部機密,還將戰部正統外泄,更是偷學了戰部幾乎所有禁術。因為我不是龍國人,我是東瀛人,我母親是龍國人,但我父親是東瀛皇室,一開始我就是安插在龍國的一顆棋子......”

這話一出,葉淩天和陳近南就立馬明白了。

就好比龍國的幾大古老組織,也會安插棋子一樣。

原來這小子也是。

還是個串!

離譜!

這樣一說,一切都解釋清楚了。

他算是臥底了,自然要做這些。

後續拿龍騎千絕來對付龍國,也是他的立場問題。

“所以你最後成為戰部叛徒,是你身份暴露了?”

葉淩天問道。

“冇錯,是師父知道我的身份後,直接將我定成戰部叛徒的!也是重要原因之一,當然也還有其他的原因。”

這其他原因估計就是葉淩天和陳近南最想知道的。

聽到這,葉淩天喊道:“等等,我有個疑問,既然知道你東瀛人的身份,你還做了那麼多事,更是成為最大的叛徒,那為何你還能活著?龍國戰部後續也不追殺你?軍首和兩大軍神冇有理由放過你吧?”

這也是陳近南的疑惑。

既然是戰部叛徒,為何還能瀟灑這麼久?

戰部就一點都不追究呢?

奇怪。

葉淩天不著急,先詢問這個原因。-”龍都的大少爺們,譬如魏修,任望樊,潘正清全部被轟擊到要碎了。他們一個個的站不穩,全部跪倒在地。撲通的聲音此起彼伏。不是......你們來真的啊?私生子真是葉神啊?那完了!大水衝龍王廟了......想起過去,更嚇人了。秦無雙更加高傲了,一張蘿莉臉笑容滿麵:“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傻?他要不是葉神,我敢讓他坐在這裡嗎?”秦無雙這麼一說,大家都是醍醐灌頂。對啊!秦無雙是何許人也?秦策的地下世界都打理的井井有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