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六十八章 鎮壓戰部叛徒

這麼一句話——青門十萬門生,敢教日月換天地!當時各大軍閥財閥見了都要繞道走,哪怕一向地位崇高的租界外邦一聽青門也是懼怕,不敢惹!”葉淩天笑笑。越來越覺得那個吹牛的老頭有趣了。吹的牛還真實現了——他在外麵確實能呼風喚雨。“可惜杜老消失後,青門慢慢衰落,加上他的手下四分五裂,如今的青門不複當年輝煌。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!青門在如今的滬海還是頂級勢力,任誰見了不給麵子!”徐有容對滬海的勢力分佈還是如數家珍...-第二千零六十八章鎮壓戰部叛徒

她也在感受到自己的血脈之力,正在一點點的被抽走。

可自己又冇任何辦法。

儘管被抽走血脈之力後,她不會死,對方明確表示會留她一條命的。

隻是會變成普通人。

可在掌控了這般力量後,她如何能甘心變回普通人啊?

精神領域涵蓋整個東瀛國,那是何等的浩瀚啊。

如今全部剝奪掉,她如何甘心?

她不願意啊!

啊啊啊......

隻是她冇法掙紮,一切掙紮都是徒勞的。

漸漸的她精神領域完全崩塌,意識也漸漸消散,整個人陷入沉睡中。

就當戰部叛徒在抽取陳瀟染血脈之力時,葉淩天一行人也來到了東瀛。

當然直接來到了這座小島的附近。

“你們等著,薑倚天,小天師和老燕跟著我!”

葉淩天帶了三人上島。

主要是可能需要雜活需要人乾,這才帶著三人。

很快葉淩天幾人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小島上,與陳近南彙合。

陳近南見到幾人,首先就是目光落在薑倚天三人身上,隨即就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來:“不......不是,你們......”

顯然他已經發現三人已經今非昔比了。

這已經讓他看不清了,比他強了。

極可能已經是神天至尊了。

“現在什麼情況了?”

葉淩天問道。

“戰部叛徒在抽取陳瀟染的血脈之力,陳瀟染太可怕了......”

陳近南將發生的一切告訴了葉淩天。

葉淩天冷哼一聲:“是我的血液,當然不凡!”

“走吧,去看看!”

葉淩天起身道。

陳近南一陣欣喜,這幾天都快憋瘋了。

終於有一展拳腳的機會了。

很快眾人就來到了戰部叛徒的居住之處。

這個島上還是有幾百強者的,不過全部聚集在戰部叛徒身邊。

給他護法。

見到葉淩天一行人,戰部叛徒的手下們都懵了。

怎麼會有外人的。

可當他們要動手的時候,葉淩天身邊四人立馬出手了。

差不多四位都是神天至尊的實力,對付這幾百強者那就是完全碾壓。

光靠精神領域的攻擊,就能瞬間秒殺幾百人。

外麵的動靜引起裡麵戰部叛徒和心腹們的反應。

抽取血脈之力的儀式也是硬生生被打斷。

等他們反應的時候,葉淩天一行人已然來到了房間裡。

見到躺著的陳瀟染,葉淩天隻是掃了一眼就挪開。

彷彿跟看到其他人冇什麼區彆。

隻是戰部叛徒和心腹們神色大亂,看著葉淩天幾人問道:“你們是誰?”

但很快戰部叛徒的目光落在陳近南身上:“你......你是陳近南?”

又看向燕北歸說道:“你是燕北歸?”

......

隻要跟戰部有關係的,戰部叛徒還是知道的。

葉淩天看著他說道:“戰部叛徒是吧?蜷縮在這個小島上不好受吧?”

“你該不會是葉青帝吧?”

戰部叛徒也認了出來。

畢竟培養出龍琦千絕這顆棋子,就是以葉青帝為踏板的。

他更是聽說過燕北歸跟隨葉青帝。

“嗯,是我,來找你是想問一些問題......”

葉淩天也不廢話,直接強行將戰部叛徒壓製。-情。她邁著長腿,靠了上去,吐氣如蘭:“你是不是喜歡上姐姐了?捨不得姐姐了?”葉淩天不說,直接往釀酒房走去。這女人真有病!宋驚瀾站在門口不敢進去。她可不願意再睡七天七夜。可她笑了。其實葉淩天越這樣,內心是越慌亂的。趕她走,是掩飾內心的慌亂。宋驚瀾內心美滋滋的。軍刀榜的好友不想讓她給人當丫鬟,但她捨不得走。她已經習慣在葉淩天身邊做事,適應丫鬟的角色。宋驚瀾話題一轉問道:“主人,龍都十大世家以及各方權貴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